【隨筆音樂】到底要多厚顏才能把偷情當習慣﹐還理直氣壯悟出「偷情的禮儀」?

有種人﹐他偷情是一種病。
從一開始的內疚﹐變得厚顏﹐更慢慢習慣了。
然後還悟出「偷情的禮儀」。

有種人﹐他偷情是一種病。

從一開始的內疚﹐變得厚顏﹐更慢慢習慣了。

然後還悟出「偷情的禮儀」。

他可以連自己都暪騙到… 

他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他是一個好人﹐不願意傷害任何一個人… 

但真相是他把每一個人都傷害了。

到頭來﹐他把自己也當成是受害者了。

明明是情感出錯了﹐

不知道為什麼沒辦法控制。

我們還得要驚嘆他的記憶力。

面對著不同的伴侶﹐經歷不一樣的事情﹐但他可以清清楚楚記得跟誰經歷過什麼。

這種人﹐很明顯是腦袋生病了。

但肯定有一塊沒事﹐就是他的記憶力。

【隨筆音樂】別把緣份放得太大﹐它不過是把人牽引在一起的巧合。

我們都曾經把緣份放得很大…
但它不過是把人牽引在一起的巧合吧?
當兩個人已經不快樂了… (續)

我們都曾經把緣份放得很大…

但它不過是把人牽引在一起的巧合吧?

當兩個人已經不快樂了…

就算再有緣份…

都已經不重要了。

筆者曾經遇到過一個和自己胎記長在一模一樣地方的人﹐

這種「緣份」無容置疑了吧?

但換個角度看﹐它也不過是一個發生機會比較微的「巧合」。

就算真要把它說成緣份了…

這所謂緣份﹐不過把兩個人湊合在一起罷了…

接下來還要面對的事多的是…

彼此的性格、處事方式、愛情的火花等等…

當兩個人之間真的出現很大的問題了…

最大的問題﹐莫過於是不愛了、不快樂了、相處不下去了… 

所謂 “Elephant in the room”﹐就是大象出現在房間中… 

明明問題已然很明顯…

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卻設法逃避這個問題。

可能我們固執的想著… 彼此真的很有緣份啊!?

但有時候我們也該學會把緣份看輕一點﹐別執著於可能只是一個巧合。

愛情中的「大笨象」﹐就早些說穿它﹐讓它早點去休養吧。

【Cherry Fung Cover – 13樓的大笨象】

【隨筆音樂】年少氣盛的時候﹐總愛把話說得多麼的狠。 明明就是喜歡﹐卻決絕地放狠話說:我們以後《不拖不欠》!

《百分百感覺》大概是我第一部看的愛情電影;
應該說… 是第一部看了讓我很有感覺的愛情電影。
( 利申:不是電影上映時到電影院院看﹐是後來重看的…)

《百分百感覺》大概是我第一部看的愛情電影;
應該說… 是第一部看了讓我很有感覺的愛情電影。
( 利申:不是電影上映時到電影院看﹐是後來重看的﹐所以不用推算我年紀。)
我們都試過明明喜歡﹐卻偏要跟對方鬥咀﹐做對歡喜冤家。
跟所有人都說我倆只是好朋友﹐卻騙不了自己的心。

有時候我們會沒有發現… 其實心裡喜歡的人一直在身邊。

讓你心如鹿撞、怦然心跳的﹐終於在一起了﹐卻發現大家並不適合。
然後慢慢才發現﹐那個真正適合自己的人可能一直在身旁。

有些人說:「要幸福﹐就應該跟你的好朋友結婚。」
這個我不能肯定對與錯﹐但我更認同:
「不一定要怦然心跳﹐只要在一起很舒服、很舒坦﹐那個就是適合你的人。」

我們也試過自己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
其實這也沒什麼大不了。

你喜歡的人可能不喜歡你﹐
但他喜歡的人也可能不喜歡他﹐
這或許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並沒什麼大不了。

在我們年少氣盛的時候﹐總愛把話說得多麼的狠。

明明就是喜歡﹐卻決絕地放狠話說:我們從此以後《不拖不欠》!
人大了﹐思想成熟了﹐明白到分手時不能這麼決絕。
我們甚至開始避開說「分手」這兩個字﹐可能我們會換成說「不如我們分開一下…」

分手的一刻﹐可能是沒有愛情了﹐但肯定有感情的。
「我以後都不想見到你!」
這句話說出來難免感覺幼稚。
長大後﹐我們會把話說成:「我想我們以後盡量不要再見面了…」

因為我們知道﹐只能夠盡量。
有時候難免還是會再見面的。
見到面也沒什麼﹐就打個招呼問句好罷了。

然後我們也不太會說:「我們以後《不拖不欠》!」
因為曾經在一起的人﹐根本不可能《不拖不欠》。
大家的生活習慣﹐多少也會感染到對方。
我們從每一段感情、每一個伴侶身上﹐總會學會一些東西;
偶爾你會發現你的某些習慣某些愛好﹐原來是以前從某個他身上學回來的。
曾經愛過﹐是不會《不拖不欠》的。
我們都必定為對方做過一些事情﹐互相都一定有虧欠。
就算你覺得你們之間已經打個和﹐但兩人之間又怎麼會能夠算清呢?
在我眼裡﹐《不拖不欠》不單單是一部電影的主題曲;
它也是我們對年少的愛情的一種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