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音樂】到底要多厚顏才能把偷情當習慣﹐還理直氣壯悟出「偷情的禮儀」?

有種人﹐他偷情是一種病。
從一開始的內疚﹐變得厚顏﹐更慢慢習慣了。
然後還悟出「偷情的禮儀」。

有種人﹐他偷情是一種病。

從一開始的內疚﹐變得厚顏﹐更慢慢習慣了。

然後還悟出「偷情的禮儀」。

他可以連自己都暪騙到… 

他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他是一個好人﹐不願意傷害任何一個人… 

但真相是他把每一個人都傷害了。

到頭來﹐他把自己也當成是受害者了。

明明是情感出錯了﹐

不知道為什麼沒辦法控制。

我們還得要驚嘆他的記憶力。

面對著不同的伴侶﹐經歷不一樣的事情﹐但他可以清清楚楚記得跟誰經歷過什麼。

這種人﹐很明顯是腦袋生病了。

但肯定有一塊沒事﹐就是他的記憶力。

【隨筆音樂】有種壞女人的興趣﹐就是愛搶走別人的男人…

有一種壞女人﹐她們不求名份的﹐就是拼了命要搶其他女人的男人。
她們花盡心思﹐讓正室防不勝防。

有種壞女人愛搶人家的老公/ 男朋友﹐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姿色。(續)

有一種壞女人﹐她們不求名份的﹐就是拼了命要搶其他女人的男人。

她們花盡心思﹐讓正室防不勝防。

有種壞女人愛搶人家的老公/ 男朋友﹐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姿色。

但就算得到了腦袋長在下面的男人身體﹐這真能證明你的魅力嗎?

有種壞女人﹐就算得不到想要的男人﹐還要故意惹他的正室妒忌生氣。

借意到男人家﹐噴他的古龍水…

借意說自己冷﹐抱著男人讓正室看見﹐還擅長裝作一副無辜相…

這種壞女人註定一輩子都缺愛﹐多可悲!

如果你居然說你這麼做﹐是為了安全感﹐為了保護自己…

我… 建議你去看心理醫生。

【隨筆音樂】別把緣份放得太大﹐它不過是把人牽引在一起的巧合。

我們都曾經把緣份放得很大…
但它不過是把人牽引在一起的巧合吧?
當兩個人已經不快樂了… (續)

我們都曾經把緣份放得很大…

但它不過是把人牽引在一起的巧合吧?

當兩個人已經不快樂了…

就算再有緣份…

都已經不重要了。

筆者曾經遇到過一個和自己胎記長在一模一樣地方的人﹐

這種「緣份」無容置疑了吧?

但換個角度看﹐它也不過是一個發生機會比較微的「巧合」。

就算真要把它說成緣份了…

這所謂緣份﹐不過把兩個人湊合在一起罷了…

接下來還要面對的事多的是…

彼此的性格、處事方式、愛情的火花等等…

當兩個人之間真的出現很大的問題了…

最大的問題﹐莫過於是不愛了、不快樂了、相處不下去了… 

所謂 “Elephant in the room”﹐就是大象出現在房間中… 

明明問題已然很明顯…

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卻設法逃避這個問題。

可能我們固執的想著… 彼此真的很有緣份啊!?

但有時候我們也該學會把緣份看輕一點﹐別執著於可能只是一個巧合。

愛情中的「大笨象」﹐就早些說穿它﹐讓它早點去休養吧。

【Cherry Fung Cover – 13樓的大笨象】

【隨筆音樂】其實女人從來都不是想找到一個願意送花給自己的人… (Cherry Fung’s cover version of "When you were my man")

「桃花依舊﹐人面全非。」

分手不到一個月﹐身邊出現的面孔怎麼都變了…

不對。
明明是從分手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決定了不再見面。
然後你的朋友我也很少機會再見了。

也不是故意的宅在家﹐不願振作起來…
只是本來每天都做的事情、去的地方﹐忽然覺得不應該去、不應該做了。

到頭來﹐分手了的伴侶﹐雙方最終都要找新對象。

不過要重新去認識、了解、接受、愛、遷就、包容、習慣另一個人…
總覺得… 這過程特別漫長…

“You should have bought me flowers and held my hand 

Should have given me all your hours when you had the chance

Taking me to every party coz all I wanted to do was dance

Now I’m dancing but I’m dancing with another man”


現在的我過得很好。

他… 常常會買花送給我。
他… 每分每刻都會牽緊我的手。
他… 會把他所有時間的留給我。
他… 總是很自豪地把我帶到每一個場合﹐將我介紹給所有人認識。

其實那時的我… 只是想偶爾收束花﹐甚至只想收到你噓寒問暖的訊息。
想你能夠照顧我的感受﹐想你好好的用心愛護我…

其實女人並不是想找到一個願意送花給自己的人﹐
而是希望願意送花給自己的人是她深愛著的那個你…

過去的人有他們出現的意義﹐但別念念不忘。
過去的人總有過去的好﹐但一切已經過去了。

其實最好的… 往往就是伴在你身邊的那個人。

請珍惜。